当前位置:首页 >> 通讯

孟茹营养

时间:2021-01-16   浏览:0次

2、孟茹:杜子良的妻子,子尔药业的会计师

、杨妍:孟茹的闺中密友,子尔药业的财务经理

4、罗宾:杨妍的丈夫,汉龙高尔夫俱乐部总经理

5、郑风:热歌KTV的总经理,有相当强的社会背景

“老婆,起来啦!太阳裹屁股了。”杜子良揪着孟茹的被大叫道。

“着急什么呀,都大星期天儿的,让我再睡会儿。”孟茹死抱着被子迷迷糊糊地说着。

“你忘了要请杨妍他们俩口子吃饭了?”杜子良提醒着说道。

孟茹一骨碌爬了起来说:“是呀,昨天还说来咱家吃饭呢,我怎么就给忘了呢!”随后孟茹急忙起床,收拾房间,洗漱化妆。

“子良,咱们去大润发买点菜去吧。”孟茹说道。

“好,我下去开车,你抓紧时间下来。”杜子良说着出门下楼。

“行。”孟茹急匆匆地收拾了一下,就朝楼下跑去。

十点多,两人把菜买了回来。杜子良接过菜说:“老婆你在沙发上坐一会儿,我去洗菜。你先看一会儿电视。”让孟茹最幸福的事就是自己有一个贴心如意的老公。她觉得这辈子已经知足了。不久之后,门铃响了。杜子良又忙着去开门,门开的一刹那,杜子良变得木然了,因为眼前的女人太完美了,简直是世间的绝品。白皙的肌肤,乌黑的长发,高挑而又典雅。

“你好,这位就是孟茹的先生吧?”杨妍笑着问道。

“哦,是的。你们是杨妍夫妇吧,快快请进。”杜子良把思绪拉了回来,满脸通红,耳朵发热,不好意思地说道。

“杨妍,你们终于来了,想死你了。”闻声而来的妻子也赶了过来,边说边拉着杨妍进了屋。

“孟茹,这是我据《证券》粗略统计老公罗宾。”杨妍拉着罗宾说道。

“你好。”孟茹说着与罗握手。随后又互相介绍了一下,在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孟茹沏了杯茶,边喝边聊,客厅里欢笑不止。“好了,你们坐着,我去烧饭。”杜子良说着,欲要起身。孟茹拉下他说:“子良,你在这里坐着吧,我去烧就行。”

“是呀,是呀。这是我们女人的工作,你们男人等着吃就行了。”杨妍说完和孟茹向厨房走去。杜子良望着杨妍的背影,仍旧回味不已。这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,唯有她才能让他脸红,心跳加速,这也是他第一次从心底背叛妻子。有时他真嫉妒罗宾有这么一位养眼的妻子。

饭桌上,罗宾一直夸孟茹厨艺高,当然孟茹从嘴里甜到了心里。这个世界,女人是最经不起夸,而且最喜欢被人夸。不过罗宾说的也是实话,八个菜一点不剩地吃完了。这一顿饭吃得很开心,大家不停地谈论着生活中的点点滴滴。杜子良不止一次地偷偷看杨妍,可是一个人也没有发现他的举动。

从那以后,杨妍就成了杜子良朝思暮想的人物。有时杜子良一个人发呆,幻想着自己与杨妍的激清场面。甚至,他与孟茹做爱时都幻想着杨妍。这成了他一块心病,他并不是不爱自己的妻子,是他根本控制不住他对杨妍的幻想,制止不住对杨妍的想入非非。

就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,门铃响了。杜子良开门一看,原来是杨妍。还没等杜子良开口,杨妍先说了:“真倒霉,眼看到你家了,就来了一场大暴雨。”

“唉呀,快,快请进。”杜子良激动地把杨妍让进了屋。

“对了,孟茹今天晚上突然出差了,有一份《半年度财务审计》,她放在家了。明天早上董事长办公会要用,我就过来拿了。”杨妍说着。

“哦,我去拿,可能在电脑桌上。对了,你全身都湿了,先洗个澡再说吧。”杜子良说道。

“嗯”杨妍点了点头说:“给我找一件孟茹的衣服吧。”

杜子良点了点头,进卧室找了一件孟茹的最性感的睡衣给了杨妍。杨妍拿着睡衣进了卫生间。听着里边水声哗哗,杜子良的思绪胡乱地飞舞着。他甚至有冲进卫生间的想法,但最终没有,理智压住了他的冲动。

杨妍从卫生间出来,穿上孟茹性感的睡衣,更加显得漂亮动人。杜子良目不转睛地盯着杨妍。杨妍抖了抖自己湿湿的头发,笑着问道:“你总是看我干嘛?”就这一个微笑,让杜子良 焚心。杜子良把杨妍一把搂在怀里说道:“你太美了,我太喜欢你了。”还没等杨妍说什么,杜子良又送上了热吻。起初杨妍挣扎着,后来也顺从起来。杜子良把杨妍抱到床上。杜子良脑海中的 场面终于变成了现实。

就这样,杨妍与杜子良在郊外、车上、办公室疯狂做爱。杨妍与杜子良的婚外情在隐蔽中度过了安全的一年。当然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。老公的出轨,闺中密友的背叛让她伤透了心。每一个寂寞难耐的夜晚,孟茹不停地落泪。孟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,她知道这件事挑明了对她一点好处也没有。孟茹有了一个计划,她决定去勾引罗宾,这样对自己,对杜子良,对杨妍,对罗宾都是公平的。孟茹千方百计的制造与罗宾见面的机会。百般的抚媚挑逗着他,男人是一种很敏感的动物,稍不留神就会落入感情的陷阱中。起初只是一个报复,孟茹只是想找一种心理平衡。可是后来她发现她喜欢上了罗宾,这种爱超过了她与杜子良的爱。只有和罗宾在一块儿,她才感觉到幸福。罗宾也对孟茹百般的好,他的细腻要远远超过杜子良。

终于有一天,这两对夫妇的婚姻走到了尽头。“我们离婚吧。”孟茹带着冰冷的脸说道。对于这个,杜子良一点也不觉得惊奇。他们内心深处比谁都清楚,只是谁也没有说出来,如一层窗户纸,薄的不能再薄,只是没有人去捅。现在孟茹捅了,所以杜子良也借驴下坡,他想这回就可以和杨妍在一块儿了。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,匆匆办理了离婚手续。没有感情的俩人,头也不回,一南一北离开。在进行办理离婚手续的这几天,杨妍那边也在办理,只是提出离婚的是罗宾。杨妍苦苦相求,可是,罗宾最终还是离婚,那怕是把全部家产给了杨妍。她不止一次伤害了这个男人,只有和孟茹在一起,才能让罗宾找到男人的感觉。

一个星期之后,杜子良决定光明正大的去找杨妍,因为他现在再没有什么顾虑。他准备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去见杨妍。可是当杨妍开门时,杜子良发现杨妍只穿了一件睡衣,头发散乱。再往里看还有一个只穿内裤的男人。杜子良手中的玫瑰散落于地,脸陡然显得十分僵硬。男穿好衣服,告辞了。

“那男人是谁?”杜子良低低地问道,可是声音中却显得沉重。

“热歌KTV的总经理郑风。”杨妍面无表情地回答,很显然对杜子良的突然出现极为不满。

“你们干了些什么?”杜子良又问。

“你管我呢?”杨妍吼着说道。

“你是我的人,我当然要管你。”杜子良也吼着说道。

“放清楚点,我跟脸色没关系。”杨妍怒道。

“你放屁!”杜子良失去控制地骂道。

“这里不欢迎你,你给我滚出去。”杨妍指向门喊道。

“婊子!”杜子良一把掌挥在杨妍脸上,甩门而去。剩下的只有杨妍在沙发上哭泣。

杜子良离开杨妍家,直奔热歌KTV。当时正是休息时间,保安也只有一人。杜子良不顾保安的阻拦,冲向郑风的办公室。“郑风,你个王八蛋,给我出来。”

门推开了,郑风正在里边喝茶。见杜子良风风火火而来,放下茶杯问道:“保安,谁让他进来的?

“总经理,我一个人拦不住他,真是对不起。”急忙说道。

“原来是杜总,有何指教呀?”郑风说道。

“有何指教?抢我马子,还敢说指教?”杜子良怒气冲冲地说道。

“你去问她,我们好了几年了,四年呀!兄弟,什么是你的马子。”郑风说道。

“总之,你以前的事我不管,你以后不许再碰她。”杜子良说道。

“这个你无权管我。”郑风直了直腰说道。

“这个你看行不行。”说着杜子我很震精良一拳打在了郑风的眼上。保安急忙上前保护,可是那是杜子良的对手,三下五除二把两个男人打倒在地,郑风满脸是血。“告诉你,以后别给我碰她。”说完杜子良扬长而去。

第二天晚上,杜子良准备开车回家,却被交警给拉拦了下来。他正要询问自己犯了什么错误,一个黑布袋把他的头套上了。随后就是一阵拳打脚踢。一声惨叫,杜子良昏死了过去。当他醒来时,已是在医院了。医生告诉他双腿算是废了,后半生不得不在椅上度过了。这让他痛苦万分。当他看报纸时,发现华芯电子也被热歌KTV收购了。这意味着他已经没有工作了位于南六环外的刚需项目格林云墅。他放下报纸,闭上眼睛,想着这些年自己干了些什么。正在此时,一位护士跑了进来说道:“先生,您的请帖。”杜子良接过请帖,打开一看,新婚人孟茹和罗宾。杜子良闭上眼睛,泪水流过眼角,落在枕头上。请帖如纷飞的蝴蝶,在空气中飘落。

共 80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一次家庭宴请结识,一次外遇拆散了两个家庭,一对重新组合了幸福的新家,其他一男一女棒打鸳鸯各自飞,追求自己华而不实的爱情!作者寥寥几笔,就把一个花儿不实的男人和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形象写得十分逼真,故事以悲剧告终,这样的结局是可以预测到的!结尾完美,精彩!【实习:天无涯】

1楼文友: 18:46:0 结尾完美,精彩!

2楼文友: 1 :57:4 小说语言生动,生活气息浓郁。

南昌前列腺炎治疗多少钱
阿司匹林饭前吃还是饭后吃
百色有没有医院治疗白癜风
相关阅读
得分蓝光地产发力拿地扩土储负债率悄然走高
· 年糕是一种比较美味的食物DG

年糕是一种比较美味的食物,当然平时都有卖的,但是在过年的时候,基本家家户户都会存一些年糕在家里,毕竟晚上亲戚朋友饿了,年糕可煮可煎,食...

友情链接